留英学生囤近一月粮隔离:当地人对着中国人咳嗽


新京报讯2009年,6名男子在张家口市阳原县入室抢劫并杀害看门人员。3月28日,新京报记者从张家口市公安局获悉,经过11年侦查,一名嫌疑人已患病身亡,另外五名潜逃人员全部归案。

回想这一次的返校经历,充满了太多意想不到。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现在却少有顾客。摄影:柯伟林

在买完物资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我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泰国一直是热门的旅游胜地,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暹罗之行竟是这般境地。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Union House门前,以往每天中午都会有学生社团演出,现在却十分冷清。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暂停对公众开放的邦迪海滩上,两位冲浪救生员互相保持安全距离。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邦迪海滩海滨长廊,一名艺术家给自己的壁画主角画上了口罩。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